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專題>> 正文

大臨鐵路工地上的雙胞胎

企業報道  2019-06-05 09:39:28 閱讀:
核心提示:早就聽說大(理)臨(滄)鐵路是中緬國際鐵路通道滇緬鐵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可謂“跨越兩個世紀的夢想”。但由于所處云南省西南地區的無量山脈,山高坡陡,層巒疊嶂,地勢險要,干的非常艱難。

 

  早就聽說大(理)臨(滄)鐵路是中緬國際鐵路通道滇緬鐵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可謂“跨越兩個世紀的夢想”。但由于所處云南省西南地區的無量山脈,山高坡陡,層巒疊嶂,地勢險要,干的非常艱難。

  有幸來到大臨鐵路工地上采訪,卻無意中聽說一對雙胞胎的鐵二代兄弟都在中鐵十二局集團大臨鐵路三工區工作。“去看看他們?”8號拌合站站長張洋似乎感覺到了我們的興趣,“這哥倆長得太像了。一次我看到了搞測量的弟弟,轉過彎來到拌和樓上,又見到了哥哥,因為不知道有一對雙胞胎,心里直納悶:他咋跑這么快?搞測量的上拌合樓干啥?”

  離8號站不遠,就是萬米長隧——新華隧道的出口工區。13點18分,我們驅車沿著蜿蜒的盤山便道來到了工區職工駐地,狹窄的走廊式院子里,一個穿著工裝褲子,卻光著膀子在洗刷的職工頭也沒回,陪同來工地的三工區辦公室主任說:“這就是哥哥王國偉。”只見國偉脊背上條條的水泥漿還沒洗掉,依然清晰可見。

  “國偉。”王主任招呼了一聲。簡單介紹后才知道,原來國偉才剛剛從新華隧道平導下班回來:“不好意思,我先洗洗。”

  說起王國偉,大家都說是一個憨厚實在人,看來不假。父親王德伍,1981年從河南獲嘉縣入伍,進入鐵道兵6団服役,隨部隊集體轉業后,憑著靈活的頭腦,當上了電工。兢兢業業一輩子,卻不幸在勉寧路面工地因公殉職。當時姐姐13歲,雙胞胎的弟弟也只有12歲。

  生活的艱難和壓力還沒讓一家人喘過氣來,不幸又降臨到這個本來還算溫馨的家庭。丈夫去世,妻子楊和青一下子暈了,看著膝下三個還未成年的孩子,竟然忘記了哭。

  單位在為王德伍善后時,考慮到這個家庭的不幸,答應解決一個孩子到公司當臨時工。年紀不大,但很明白道理的哥哥聽說后,毅然擔當,將臨時工的指標讓給了弟弟。而他卻為了照顧家庭,在高中畢業后四處打工。先后在武漢的一家閥門店開車、鄭州的一家房建操作塔吊,還學習網絡通訊技術給人安裝攝像頭、到繁重的建筑工地綁扎鋼筋,最后又在湖北襄樊的建筑工地打工。多年的四處漂泊,鍛煉了國偉吃苦耐勞、任勞任怨,卻很開朗樂觀的性格。

  2016年底,大臨鐵路工程項目上場,三工區項目部急需培訓拌合站操作手。弟弟王縣偉從云南打來電話:“哥,你來吧,這里有幾年的工期,總比你居無定所、四處漂泊強得多。”先后給人當保姆、澡堂搓澡的楊和青也對國偉說:“去吧,在哪里打工都一樣。縣偉去爸爸單位打工這么多年,你去了,多少也能相互照顧一些。”

  國偉心動了,他也想弟弟啊。于是,哥哥王國偉來到了云南山溝里的大臨鐵路工地。經過培訓,很快便當上了操作手,能獨擋一面了。正是曾經養成踏實的工作態度,他心靈手巧,拌合站里的臟活累活總是搶著干。拌合機維修保養時,王國偉總是鉆進攪拌機里面敲敲打打,由于不通風,機體里空間狹小,非常悶熱,灰塵又大,殘留的外加劑氣味兒難聞,熏的人喘不過氣來,但王國偉毫無任何怨言。他常常值夜班,但白天拌合機出了故障,也能隨叫隨到。拌合站里的裝載機、電焊、水泵修理,他都能搞一下。

  就因為王國偉這種不怕吃苦,不嫌臟累的踏實肯干,三工區領導看在了眼里,也記在心上,沒到一年,便專門向公司為國偉申報了乾泰工。

  不久,新華隧道出口工區測量工緊缺,國偉又被抽調到工區的測量隊從事測量工作,一樣讓領導嘖嘖稱贊。

  “走,咱們今天去看看弟弟吧。”“好啊,我早就想他了。雖然在一個工地,見一次面還真不容易呢。”哥哥國偉高興的說。

  請過假,我們沿著逶迤的盤山便道,行駛近一個小時,來到了弟弟王縣偉所在的新華隧道2號斜井工區。聽說哥哥、嫂子帶著孩子要過來,早就等在了駐地的門口。兩家六口見了面,就別提多開心了。還真別說,這哥兒倆長得還真像,發型、膚色、身高、口音和笑容,甚至連兩家的孩子都長得相像。

  弟弟王縣偉在父親去世后,兄弟倆便跟著母親轉學到了縣城,媽媽打工,與哥哥繼續學業。高中畢業后,又專門到鄭州鐵路職業技術學校就讀,20歲便來到了中鐵十二局集團一公司當上了臨時工,先后在滬杭高鐵、滬昆高鐵、石紅高速公路等項目上一直從事著測量工作。由于他虛心好學,工作認真,深得同事和領導的贊賞。身份也從臨時工、乾泰工轉成了合同工,并在大臨鐵路新華隧道2號斜井工區擔任了測量主管。

  “在其位,謀其政。我現在就是想把導線、水準控制好,做好圍巖監控量測,以最小的誤差讓隧道貫通。”王縣偉說。2號斜井全長約1700米,洞口與正洞高程相差148米,大里程到隧道出口還有170米就要貫通,小里程到1號斜井還有370米也要貫通。年輕的測量主管、弟弟王縣偉說起隧道的相關數據頭頭是道。

  王縣偉說:“家里還有六畝地,全靠母親一個人操持。每到農忙時,我們哥倆都會有一個人回家幫母親的。大臨鐵路工期奇緊,從上場之后,我們還沒有回去,只能給母親打點錢雇人幫忙了。”但他又接著說,“能到公司來工作,我們會象父親一樣,不給父親丟臉,不給家庭丟臉,更不會給公司丟臉。哥哥來得晚,從事測量工作的時間也晚。我會經常跟哥哥溝通測量業務,一起把測量工作搞好。”

  離開工地,車開上了便道,拐彎時回頭看了看,發現兩家六口人,不、應該是一家六口還在與我們揮手。(鄭建軍 王紹華)

更多專題
大臨鐵路工地上的雙胞胎

早就聽說大(理)臨(滄)鐵路是中緬國際鐵路通道滇緬鐵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可謂“跨越兩個世紀的夢想”。但由于...

緬甸達貢山腳下再展風采

中國有色礦業集團中色鎳業(緬甸)有限公司坐落在伊洛瓦底江邊、美麗的達貢山下。10年前,十五冶人充分發揮“...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